扎克伯格的自信何来?

原创 精选
新闻
本文想通过一封近8年前的扎克伯格的“VR/AR战略”的主题邮件,帮助大家找到个中原因,剖析Facebook创始人在“事业所成”、“竞品环伺”之年,如何考虑决策第二曲线的发展。

​作者 | 云昭

2月初,Meta刚刚公布了其财政年度和第四季度的业绩,他们的投资者们非常高兴。该公司的股票在业绩公布后暴涨了18%,这主要得益于Facebook上季度增加了1600万用户,日活达到20亿(也就意味着,广告收入来源依旧在增长),以及Instagram更好的AI发现引擎等。

然而,在希望的地平线上之上,有一片惨淡的乌云,没错,不是别的,正是Reality Labs。

Reality Labs是Meta的全资子公司,专注于创建和销售VR头盔,以及在VR和AR技术方面的持续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它也是带头研究元宇宙的部门。

而如今,Reality Labs已经成为了公司的眼中钉,它头上背负着巨额的账单。首先是在这个财年中,Meta一直在进行收购,以构建元宇宙这个既定的宏伟蓝图。其次,还有血亏的“补贴”打法——到目前为止,该公司仍在补贴下销售其入门级VR耳机,甚至在去年7月提价100美元之后,打法依旧。

简而言之,VR、元宇宙对Meta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吞金兽”。

然而,既然如此费钱费力不讨好,究竟是什么样的源动力让扎克伯格,选择继续坚持VR/AR/元宇宙赛道呢?

本文想通过一封近8年前的扎克伯格的“VR/AR战略”的主题邮件,帮助大家找到个中原因,剖析Facebook创始人在“事业所成”、“竞品环伺”之年,如何考虑决策第二曲线的发展。

一、错失手机时代的选择

From: Mark ZuckerbergDate: June 22, 2015 10:54 AMSubject: VR / AR strategy(VR / AR 战略)  

随着我们最近关于加速我们在VR/AR方面的工作的讨论,我认为阐述一下我希望我们的投资能实现哪些目标会很有帮助。

我们的愿景是,在大约10年内,VR/AR将成为继手机之后的下一个主要计算平台。它甚至可以比手机更普遍——特别是一旦我们实现了AR——因为你可以一直戴着它。AR比手机更自然,因为它使用我们正常人的视觉和手势系统。它甚至可以更便宜,因为一旦你有一个好的VR/AR 系统,你就不再需要购买手机或电视或许多其他实物——它们可以恰恰成为数字商店中的应用程序。

二、商业价值:战略、品牌、财务

除了通过构建和加速这项技术的发展而为人类带来的纯粹价值之外,我们还有三个主要的商业目标:战略、品牌和财务。

1.战略目标是最清楚的

我们在移动方面容易受到谷歌和苹果的影响,因为他们构建了主要的移动平台。我们希望在下一波计算浪潮中获得更强大的战略地位。我们只有通过建立一个主要的平台以及关键的应用程序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我将在下文进一步讨论平台和关键应用程序的主要内容,但现在请记住,我们需要成功地建立一个主要平台和关键应用程序,以提高我们在下一个平台上的战略地位。如果我们只建立关键应用而不建立平台,我们将保持目前的地位。如果我们只建立平台而不建立关键应用,我们的处境可能会更糟。我们需要同时建立两者。

从时间的角度来看,下一个平台越早普及,我们存在于一个主要由谷歌和苹果主导的移动世界的时间就越短。这个时间越短,我们的社区就越不容易受到他人行为的影响。因此,我们的目标不仅是在VR/AR中获胜,而且要加速其到来。这是我收购公司并尽早增加投资的部分理由,而不是等到后来进一步降低风险。通过加速这一领域的发展,我们正在降低我们在移动方面的脆弱性。

2.品牌目标也很简单

我们的品牌最薄弱的元素是创新,这对我们这个依靠招聘最好的工程师来建设未来的技术公司来说是一个脆弱之处。拥有一个创新的品牌不仅会在招聘中得到回报,而且也会在我们所有的产品和其他工作中得到回报。

一个创新的品牌来自于建立有形的新产品。我们在VR/AR方面的工作是我们最好的例子。我们的核心社交网络工作不再是新的,Internet.org正在扩展一些东西,而不是发明它,而人工智能还不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来讲述我们在每一个领域的故事,但在VR/AR领域的成功在未来5-10年内具有最大的创新潜力。当然,我们需要在VR/AR领域取得成功,以获得任何这些品牌利益,但如果我们做到了,这将是非常有价值的。

3.财务目标是最具体的

这里,我将讨论我们想开放VR/AR生态系统的哪些方面,以及我们期望从哪些方面获利。

我认为,可以把生态系统分为三个主要部分:应用程序/体验、平台服务、硬件/系统。在我对VR/AR的愿景中,这些是按重要性顺序排列的(尽管值得注意的是,苹果公司通过颠倒这个顺序,以高端的愿景建立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

正如所期望的,关键的应用程序:社交和媒体消费,特别是沉浸式视频。游戏是关键,但更多的是点击率驱动和短暂的,因而拥有关键的游戏,似乎没有那么重要,只是要确保它们存在于我们的平台上。我预计每个人都会使用社交和媒体消费工具,如果我们在这些领域取得成功,我们将建立一个大型企业。我们将需要大量的投资和专门的战略,在这些空间中建立最好的服务。不过现在,我只想断言,建立社交服务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以关于这个问题的其他部分,我将晚些进一步阐述。

该平台的愿景是围绕许多应用程序使用的关键服务:身份、内容和化身市场、应用程序分发商店、广告、支付和其他社会功能。这些服务具有网络效应、稀缺性的共同属性,因此具有盈利潜力。使用我们的内容市场或应用商店或支付系统的开发者越多,他们就越好,我们就能更有效地赚钱。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件事。

首先,这些平台服务应该是跨平台的。大多数服务可以在iOS、Android、桌面上提供,等等。在安卓上,我们可以麻烦地提供一个应用商店,并向通过Play分发的应用提供许多这样的服务——如果我们的应用切换到我们的预装市场进行购买,我们甚至不必支付谷歌30%的转速份额。

其次,这个平台定义实际上不是技术意义上的操作系统。然而,在现代操作系统中,大部分的价值来自于在安装其操作系统的设备上利用操作系统供应商自己的平台服务的优势。我认为我们的主要平台战略不应该集中在建立一个完全独立的操作系统,而是在所有系统中拥有这些核心平台服务。这将是一个挑战,因为操作系统供应商将试图把我们挤出去,但如果我们建立卓越的服务,并提供操作系统需要的东西(如 Unity 支持),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获得成功。

生态系统的最后一部分是硬件/系统。这一类包括使VR/AR工作所需的所有核心技术,但这些技术几乎没有独立的可持续商业价值:头盔、控制器、视觉跟踪、低级的Linux和图形API。这些部分都需要非常好,才能使整个生态系统具有可行性。例如,智能手机需要良好的触摸屏、电池管理、无线电技术等。但是,除了品牌、专利执行和建立始终远远领先于其他人的团队之外,这是生态系统中最难建立成一个大型企业的部分。即使公司真的成功了,也没有一家硬件公司像我们的愿景要求我们的应用程序那样获得普遍性。

开发硬件和底层系统是非常重要的,有几个原因。它帮助我们加速和影响VR/AR的发展。它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机会,使我们的平台服务在所有的系统(不仅仅是我们的系统)上都能得到完善。而且,如果我们做的工作持续出色,它有可能成为一个重要的收入驱动力,就像它对苹果一样。

我们对该领域的整体愿景是,我们将在杀手级应用方面完全无处不在,在平台服务方面有非常强大的覆盖面(就像谷歌的安卓系统一样),在硬件和系统方面也将足够强大,至少可以支持我们的平台服务目标,最好是成为一个企业本身。

三、投资和收购是必须的

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我们需要进行许多不同的投资。在关键应用方面,我们还没有社交应用的努力,我们的视频努力也很薄弱。我们将需要启动这两项工作。在平台服务方面,我们已经开始与Oculus建立身份识别、应用商店和支付,但我们比Valve和谷歌晚了好几年,我们甚至还没有开始建立化身和内容市场。在硬件和系统方面,我们在头盔、控制器和VR的低级SDK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我们没有一个真正的开发/图形系统,我们在AR方面也远远落后。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需要在应用程序、平台服务、开发/图形和AR方面进行重大的新投资。其中一些将是收购,一些可以在内部建立。如果我们试图从头开始在内部建立所有这些项目,那么我们的风险是,一些项目将花费太长时间或失败,并使我们的整体战略面临严重风险。为了降低风险,我们应该从领先的公司收购其中的一些项目。

考虑到我们自己的优势,我们可能会在内部建立大多数应用程序和平台服务,同时伺机利用收购,然后收购大多数我们没有什么经验的核心VR/AR和3D技术。这就是为什么我支持收购Unity,预计我们将在未来几年收购一家AR公司,并看机会收购VR应用团队,同时也一直鼓励我们自己加大对平台服务的内部投资。

四、为什么必须买买买?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果我们的战略是赢得关键的应用程序和平台服务,那么我们为什么需要在硬件和系统上进行如此大的投资?当我们考虑在未来十年向 Unity投资数十亿美元时,尤其需要考虑。为了说明拥有这项核心技术的价值,我将简述下收购Unity的好处。

首先,Unity将帮助我们建立世界级的VR/AR体验,以实现这一总体任务。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人需要将这个生态系统的所有软件和硬件组件紧密结合起来——硬件方面的头显、控制器和追踪;软件方面的头像、内容和身份——而  Unity处于堆栈的适当水平,对大多数开发者来说可以做到这一点。

如果我们拥有Unity ,我们就可以确保这种情况总是发生得很好,发生得很快,并且发生在我们的系统中。如果我们与Unity进行整合,Unreal和其他公司也会优先为我们提供良好的体验,我们将推动整个市场的发展。

如果我们不收购Unity ,那么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激励他们优先为我们做这件事,而一切都会进展得更慢;但在最坏的情况下,有人可能会收购他们并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或与我们发生。

在某种程度上,将实现任务的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很重要的。即使可能有潜在的发展道路,拥有核心技术可以增加整合的机会,减少风险。

第二, Unity将增加关键平台服务的采用,如化身/内容市场和应用分发商店。我们将通过将这些服务与Unity整合来实现这一目标,以使它们既优越又易于使用。

作为一个优越性的例子,如果我们想确保我们的头像或身份系统在Unity中工作得非常好,那么很容易就能做到这一点。没有其他人建立一个竞争性的头像系统将能够修改大家使用的Unity引擎,以一流的方式支持他们的服务。我们将继续履行Unity的承诺,支持每一个开发环境,但毫无疑问,拥有Unity的效率将帮助我们在建立关键服务方面成为最好的。

作为易用性的一个例子,因为我们拥有Unity ,我们的关键服务将总是工作得很好,工作得很快。我们还可以使我们的关键服务成为开发者使用的默认服务。我们可以使从Unity编译的程序直接与我们的应用商店兼容,并运送到我们的应用商店,因此默认的头像和内容是使用我们的市场格式。这并不能保证我们的服务成功,如果它们不是很好的话,但如果它们很好的话,就能保证所有的开发者都能轻松地使用它们。

此外,由于我们的关键服务将被很好地集成到Unity中,而且非常突出,这将给其他引擎(如虚幻)带来压力,使其与我们的关键服务进行紧密的集成,并确保他们的开发者有同样的权限。这将有助于实现我们传播重要的平台服务的目标——即使是在我们不控制的平台上。

增加我们的开发者的“表面积”,将使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整合和追加销售我们的关键平台服务。就像那些深深依赖谷歌Play服务的开发者更有可能使用下一个出现的Play服务API一样,那些使用我们更多系统来构建他们的VR/AR体验的开发者也将有可能在我们构建这些服务时使用额外的服务。

第三, Unity提高了我们的能力,确保其他平台公司支持我们的平台服务。

如果我们有了Unity ,那么安卓、Windows和iOS都更加需要我们了,需要我们在更大程度上支持他们,否则他们的生态系统将无法运作。虽然我们不会直接拒绝它们,但我们将有选择地支持它们的力度。

对于像安卓和Windows这样的开放平台,这有助于公平竞争,有助于确保我们能够继续提供我们的应用商店和其他关键服务。对于iOS,这不会影响苹果公司让我们提供应用程序商店,但它可以给我们提供其他重要的谈判筹码,作为我们的VR/AR战略的一部分或其他。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别人收购了Unity或这个新生态系统的任何核心技术组件的领导者,如果这个收购者有敌意,决定不支持我们,我们就有可能被完全淘汰出市场。同样,这很可能不是突然宣布Unity不再支持Oculus,而是谷歌或其他人永远不会优先考虑改善我们的集成。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缺点也是弱点,即使这笔交易没有我们最初考虑的全部好处,但仅仅为了减轻这种风险,可能也值得付出代价。

回到是否值得在未来十年向Unity和其他核心技术投资数十亿美元的问题上,最难评估的方面是,我们不能明确地说,如果我们做了某件事,我们就会成功。

这个生态系统有许多主要部分需要组装,我们可能会有许多不同的方式受到阻碍。我们所知道的是,这提高了我们建立伟大事物的机会。

考虑到强化我们在下一个主要计算浪潮中的地位,我认为这是一个明确的呼吁,即,尽我们所能去增加我们的机会。几十亿美元是昂贵的,但我们可以负担得起。我们已经建立了我们的业务,所以我们可以为世界建立更伟大的东西,而这是我可以想象我们为未来建立的最伟大的东西之一……

[该文件来自 FTC v. Meta (2023)]

五、后记

有人说,扎克伯格步子太大,总想着搞一些“不太现实”的事情,以致于让Facebook严重缩水,甚至大幅裁员。也有评论说,扎克伯格,没有搞清楚当下用户的需求和生态的运营打法,才招致在VR、元宇宙上的押宝一再失灵。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自2004年成立以来,Fackebook已然走过19个年头。时光倒回到起点,彼时年仅20岁的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寝室内,跟室友一个星期搭建出了Facebook(脸谱网),其后,就这样一个在校内学生社交网站,走出哈佛大学,征服美国西岸名校斯坦福,其后,脸谱网征服西岸名校 斯坦福大学 ,再“攻陷” 耶鲁 、杜克、 普林斯顿 等常青藤名校。

时任微软MSN门户网总监哈迪·帕托维对扎克伯格的评价很高:“很多人都说马克是个电脑天才,而我认为他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自信。我见过他在聘请、解雇员工或产品设计上做过很多不为大部分人所接受的决策,但他都执意推行下去。他有着一种罕有的判断力,即使在年龄比他大一倍的公司高管身上也难得一见。”

一位竞品的高管道出了扎克伯格判断力的来源——他是个心理学专业(实际是心理和运算学)学生,而不是IT专业的。因此他不仅了解技术,更洞察人性,他知道用户想什么、要什么。

六、写在最后

任何一个决策都有本身的历史背景和竞争形势。我们可以想象这位从来都有着“自信”特质的80后互联网名人,在当时的焦虑与理想。

只不过十年之期将至,答卷似乎有些不合格。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即便扎克伯格将元宇宙带进了Facebook,依旧没有阐明为什么用户应该涌向他的新平台,或者它能实现常规网络所不能实现的功能。

8年前接下“潜入AR/VR的技术挑战”,目标很实际:寻找新增长曲线,但8年后,现实很残酷:VR等硬件问题依旧很糟糕,即使在2023年,也是如此。​

责任编辑:武晓燕 来源: 51CTO技术栈
相关推荐

2023-01-24 16:07:27

元宇宙工具技术

2015-09-17 10:17:45

Facebook死亡

2021-12-28 08:13:22

扎克伯格Facebook天才

2010-11-10 10:55:09

2009-03-09 09:06:28

FacebookCEO博客网站

2024-01-30 01:19:05

2019-02-25 19:52:00

隐私APPFacebook

2021-11-03 13:13:04

元宇宙Facebook扎克伯格

2013-04-06 19:23:02

2013-05-27 14:20:57

隐私Facebook

2011-06-03 10:50:07

2010-08-10 13:42:50

Facebook扎克伯格

2012-12-24 14:33:23

2015-07-02 11:32:26

2018-12-03 16:13:24

Facebook扎克伯格脸书

2013-04-23 14:23:21

2018-05-22 15:33:27

2010-08-09 10:43:46

FacebookGoogle

2012-07-06 14:03:44

Facebook

2018-04-12 08:57:20

扎克伯格 Facebook数据
点赞
收藏

51CTO技术栈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