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开卷!谷歌CEO亲自官宣Bard,跟ChatGPT正式对打

人工智能 新闻
ChatGPT搅得各大厂疯狂开卷了,听说微软要宣布ChatGPT接进必应Bing的消息,谷歌火速抢了个先,在微软发布会前一天,CEO劈柴亲自下场官宣:自家的Bard模型来了!

疯狂开卷!

ChatGPT掀起的飓风,已经卷到了全世界。最近几天,全民都在热议ChatGPT。每个人都可以切实感受到:ChatGPT实火。

图片

今早登上微博热搜的ChatGPT

眼看ChatGPT马上就要引爆下一代科技革命,全球大厂都急了!为了应对 ChatGPT,它们已经疯狂开卷。

ChatGPT这把火,早就烧到谷歌家门口了。而忍了很久的谷歌,在今天正式打响反击战!

北京时间2月7日凌晨,谷歌CEO Sundar Pichai官宣:谷歌下一代对话AI系统Bard正式发布。

图片

在如此时间节点上着急忙慌地发布,看起来劈柴拉着二位谷歌创始人佩奇和布林开的一系列紧急会议,总归是有了结果。

那么谷歌的Bard到底有啥厉害之处,让谷歌觉得它能和ChatGPT一决高下呢?

ChatGPT「同款」:谷歌Bard

对Bard的介绍还是要从LaMDA讲起。

谷歌对大语言模型的研究很早就开始了,2018年BERT横空出世,惊艳表现仿佛就在昨天,搞NLP的说人人都用过也毫不夸张。

2021年,谷歌又推出了MUM,比BERT强大1000倍,对自然语言和信息的理解更上一层楼。

图片

面对「对话型AI」,谷歌在「写作型AI」上的先发优势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凭借对大语言模型建模和训练上的丰富经验和技术积淀,谷歌很快打造出了对话型AI模型LaMDA。

实际上,LaMDA这个缩写就是「对话应用语言模型」的直译。爆火全球的ChatGPT的背后,是OpenAI一手打造的GPT-3.5,此次谷歌发布的Bard,背后的动力之源就是两年前已经问世的LaMDA。

可以说,Bard和ChatGPT的对决,就是LaMDA和GPT-3.5的对决,也是谷歌和OpenAI这两个在大语言模型领域冠绝全球的双雄之间的主战场。

图片

此外,这次发布的是Bard和轻量级模型版本的LaMDA。这个模型规模比完全体要小得多,需要的算力也大大降低,这样可以让更多用户快速试用,获得更多的反馈。

毕竟对手OpenAI那边已经夺了先机,眼下赶紧放出一个「迷你版」混个脸熟试试水,比啥都重要。

图片

谷歌表示,这次发布的版本只是小范围内测,后续会将外部反馈与自己的内部测试结合起来,以确保Bard的反应在质量、安全和现实世界信息的基础上达到高标准。

言下之意,大家快来用啊,用完了多提意见我们再接着改!

Bard跟谷歌搜索有何不同?

通常来说,我们在用谷歌搜索时,都是想快速地寻找事实性的答案,比如「一架钢琴有多少个键」。

不过,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的得到更深层次的理解。

而对于这些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Bard将给出一个融合了不同观点的回答。

比如:「钢琴或吉他更容易学习,各自需要多少练习?」

那么,这时的答案可能就会是:「有人说钢琴更容易学习,因为手指和手的动作更自然......其他人说在吉他上学习和弦更容易。」

图片

谷歌表示,我们很快就能在搜索中看到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功能。

也是就是说,Bard会将那些复杂的信息和观点提炼成易于消化的形式,从而帮助用户可以快速地进行理解,并从网络上学到更多东西。

举个例子:向一个9岁的孩子解释NASA的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JWST)的新发现。

Bard:

您9岁的孩子可能会喜欢这些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JWST)的最新发现。

  • 2023年,JWST发现了绰号为「绿豌豆」的星系。而这个外号的由来,正是因为它们小而圆,而且是绿色的,就像是豌豆。
  • JWST捕捉到了年龄超过130亿年的星系的图像。这意味着,来自这些星系的光线经过130多亿年的旅行才到达我们这里。
  • JWST首次拍摄了我们太阳系以外的行星的照片。这些遥远的世界被称为「系外行星」。Exo的意思是「来自外部」。

这些发现可以激发孩子对宇宙无限奥秘的想象力。

图片

给员工打鸡血

除了在公开的博客中宣传造势之外,据CNBC报道,劈柴还在内部邮件中疯狂给员工「打鸡血」。

「下周,我们将征集每个Googler来帮助塑造Bard,并通过全公司范围内的特别「dogfood」做出贡献。」

「我们期待着你们拿出内部马拉松的精神提供所有反馈,更多细节很快就会公布。」

这个「dogfood」其实是谷歌内部的「黑话」,意思是在自家产品推出之前,自己人率先使用体验。

图片

此外,劈柴还谈到了让外部用户通过API的形式来使用相同的底层技术——LaMDA,来构建自己的应用程序和产品。

「除了产品的发布和迭代,我们还有很多艰苦和令人兴奋的工作要做。一直以来,我们都在用紧张和专注的态度对待这项工作,这让我想起了年轻时的谷歌。在此,感谢所有做出贡献的人。」

谷歌:我忍你很久了

这几个月,ChatGPT可是出尽了风头。

最近AI圈的大新闻,几乎全是ChatGPT搞出来的。

它又是通过谷歌L3工程师面试,拿到18万美元offer;又是给以色列总统写演讲稿;​又是被学生拿来写成全班第一的论文,让美国教育界惊呼这个AI该速速封杀​;又是参与写作科研论文,引得Nature、Science震怒,发文明令禁止ChatGPT成为作者。

眼看ChatGPT这么火,大家心里都有疑问:谷歌干什么去了?

谷歌此前一直自诩AI界的领头羊。

图片

在2016年,Pichai承诺将谷歌打造成一家「人工智能优先」(AI first)的公司

正如劈柴在博客里所写:「六年前,我们围绕人工智能重新确定了公司的方向。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在人工智能方面进行全面投资。」

早在2014年,谷歌就收购了DeepMind。而OpenAI,是在2015年由Sam Altman和马斯克共同创立的。

更憋屈的是,ChatGPT基于的Transformer是谷歌最先提出的。遮遮掩掩研究了几年大语言模型,结果OpenAI的ChatGPT一发布,风头全被它抢了去,谷歌是真要吐血了。

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Meta的首席AI科学家LeCun前几日曾锐评ChatGPT「并没有什么创新性」,此言不虚。

图片

Transformer是谷歌的发明。20年前,另一深度学习巨头Yoshua Bengio提出的注意力机制被谷歌用于Transformer,成为了所有语言模型中的关键元素。

另外,ChatGPT所用的人类反馈强化学习(RLHF)技术,也是由谷歌DeepMind实验室开创的。

谷歌之所以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还是因为在战略布局上太过谨慎。

成也「声誉风险」,败也「声誉风险」

所谓「声誉风险」,是指AI模型的训练数据集来自网络,因而容易让AI语言模型产生错误信息的幻觉,表现出种族和性别偏见,并且重复仇恨性语言。

像谷歌和Meta这样的大厂,因为产品影响着太多用户,对每一步举动都会思虑再三,策略自然不会像OpenAI这样的小初创公司一样灵活。

过度谨慎的结果就是——谷歌肠子都悔青了。

人们永远都会记住,在2022年12月的那一天,是OpenAI的ChatGPT写下了大规模语言模型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全世界人民为了和机器人聊天挤爆了服务器,而不是谷歌。

其实,在OpenAI推出ChatGPT之前,谷歌就早已有了针对对话优化的大型语言模型,比如LaMDA和Flamingo。

并且谷歌早在2020年就推出了26亿参数的端到端神经网络对话模型Meena,据说效果比当时所有其他的SOTA聊天机器人都更合理、更具体。

然而,谷歌还没有把这些成果应用于任何产品。当时他们坚持认为:「声誉风险」是大厂所不能承受的。

在12月初,在ChatGPT刚火时,就有「吹哨人」感受到了危机。

图片

谷歌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在线广告

曾经的谷歌广告团队负责人Sridhar Ramaswamy表示,ChatGPT再这么火下去,网友们就不会再点击带有广告的谷歌链接了(在2021年,广告业务为谷歌狂挣了2080亿美元,占Alphabet总收入的81%。)

然而,当时的谷歌高管们,还是句句不离「声誉风险」。

不过短短十天后,他们就态度陡变。紧急发布「红色代码」,指示多个团队解决ChatGPT造成的威胁。

图片

12月24日,据《纽约时报》报道,Pichai告诉谷歌团队要转换方向,「ALL IN」AI

这也印证了,谷歌曾陷入了「创新者的困境」。

这个术语是指,对成熟公司来说,很难让它们采用破坏传统市场的新技术或商业模式。然而,当更小、更敏捷的竞争对手进入并接管市场,或许最终会导致成熟大公司的消亡。

现在,ChatGPT终于把谷歌从「创新者困境」中逼出来了。

图片

谷歌自己也承认,在向产品添加LaMDA背后的技术时,公司选择了谨慎行事。

其实谷歌内部对此也有分歧,2020年,谷歌的人工智能道德专家在一份研究草案中,主张要谨慎地使用文本生成技术,有些高管被激怒,最终的结果是两位著名的人工智能道德专家Timnit Gebru和Margaret Mitchell被解雇。

而LaMD背后的研究人员也对谷歌的犹豫感到沮丧。眼看着手中的技术耽搁几年都无法投入市场,他们中的许多人纷纷离开公司,用同样的技术建起了初创公司。

这一切,都逼着谷歌不再瞻前顾后,加快产品的时间表。

ChatGPT,添的就是最后一把火。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显然,谷歌可不打算把自己搜索引擎界「老大哥」的地位拱手让人。

图片

据统计,谷歌拥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必应只有微不足道的3%

既然被逼到这个份上,那就彻底抛掉大厂的「谨慎」做派。今日,它推出了Bard,跟ChatGPT正式对打。

不过,值得玩味的是,劈柴并没有宣布把Bard整合到搜索引擎中。

他展示的示例中,是用底层AI技术来加强传统的搜索,对于那些没有统一答案的问题,谷歌将合成一个反映不同意见的答复。

劈柴还表示,谷歌计划通过API向开发者提供底层技术,就像OpenAI对ChatGPT所做的那样,不过劈柴并没有提供一个具体的时间表。

图片

微软和苹果都坐不住了!

微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谷歌被逼出招,微软当然不甘示弱。

在劈柴官宣了自家聊天机器人「Bard」之后,微软马上「泄露」消息称,将在第二天举行「重磅发布」——由OpenAI技术加持的必应Bing。

没多久,OpenAI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就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与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的合影。

可以说是「明示」了这次的活动与OpenAI有关。

图片

根据上周发出的邀请函,微软举办这次活动是为了「与Satya Nadella等人分享一些令人兴奋的项目的进展」。

而谷歌CEO亲自官宣竞品「Bard」的这波舆论攻势,显然是打了微软一个措手不及。

之前一直要求与会者进行保密的「限制」,也在谷歌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下,被立即取消了。

微软内部人士称,公司计划使用更新版本的GPT(据称是GPT-4)来为用户提供搜索的答案,正如此前报道的那样——「ChatGPT整合进必应,向谷歌宣战!微软联手OpenAI引爆搜索引擎革命」。

就在上周六,融合ChatGTP的必应还短暂地冒了个头,虽然仅仅存在几分钟后就神秘下线,但已经有部分网友尝到了鲜。

图片

此前,微软早已凭ChatGPT打了个漂亮的胜仗,赢得了先机。前不久微软就宣布,再向ChatGPT投100亿美元!

此前先后传出ChatGPT将整合进微软的必应、​Office全家桶​、​Azure云平台​、Teams软件等消息,也无一不是炸翻了天。

苹果急忙跟上

微软和谷歌打得火热,在一边的苹果似乎也有些坐不住了。

据彭博社知名记者Mark Gurman称,在OpenAI、谷歌、微软这一系列的AI产品发布之后,苹果于下周在总部举行(原定的)年度内部人工智能峰会。类似于AI版的WWDC大会,但仅限于苹果内部员工参与。

此外,这次的线下活动将会在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举行,并同时会通过流媒体的形式向员工播放。可以说,基本上是重启了疫情前举办媒体活动的方式。

不得不怀疑,苹果在今后的公开产品发布会上,也会采用这种方式。

图片

硅谷大厂们各领风骚,Meta却似乎按兵不动,毫无动静。

之前小扎砸了360亿美元,还是没把元宇宙搞出花来,但​他曾在12月表明:Meta接下来一年会继续搞元宇宙​。

最近ChatGPT的热火朝天,Meta却全无动静。而最近爆出的新闻是,Meta的Reality Labs去年在VR和AR上亏损了137亿美元。

也难怪LeCun每天急得在推特上跳脚。

大厂们被逼急,早有预言

此前早有外媒发文称,ChatGPT,已经把大厂们一个个都逼到了墙角。

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石,是谷歌、Meta和微软这些大公司搭起来的。

然而现在,锐意进取的小公司正以让人头晕目眩的速度将AI推向大众,打得这些巨头措手不及。

前几日《华尔街日报》曾对六位谷歌和Meta现任和前任员工的匿名采访,ChatGPT获得的关注激增后,也给Meta和谷歌之类的科技巨头造成了压力,让他们不再那么顾虑安全问题。

图片

此前,微软的Tay,Meta的Galatica,都因为内容有毒或者不准确被火速下架。

然而在2022年,我们见证了AIGC元年的诞生。尤其在OpenAI发布ChatGPT之后,生成式人工智干掉谷歌的声音此起彼伏。

而对比惨烈的是,大厂的工程师们却不得不面对,自己费尽心思研究的新技术始终无法作为产品发布的挫败感。

为此,不少大牛纷纷跳到了像OpenAI和Stable Diffusion这样更加灵活的初创公司,而其他的则干脆自己创业,比如Character.AI、Cohere、Adept、Inflection.AI和Inworld AI等等。

而随着谷歌和Meta这样的大厂开始争相追赶OpenAI,曾经那些批评家和伦理学家们,也会越来越受冷遇。

一位前谷歌人工智能研究员说,从提供一系列直接链接到源材料的答案,到使用聊天机器人给出一个单一的、权威的答案,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转变,让谷歌内部的许多人感到紧张。

「现在他们可能认为这对他们的核心业务是一种威胁,所以也许他们应该冒一下险。」

毕竟,在ChatGPT发布之后,也许谷歌意识到,自己从这些模型中赚钱的模式发生了变化——它可以是一种消费者产品,而不仅仅是为搜索或在线广告提供动力。

责任编辑:张燕妮 来源: 新智元
相关推荐

2023-03-22 08:09:40

ChatGPTBard

2023-03-23 09:25:05

Bard机器人

2023-03-21 23:50:16

人工智能机器人ChatGPT

2023-03-22 07:51:11

2023-02-09 16:09:46

2024-04-02 11:37:59

2023-05-15 12:11:24

2023-03-31 08:11:04

2024-01-18 15:17:56

谷歌云计算三星

2021-01-14 09:45:26

Intel CEO技术

2019-12-26 09:26:50

青云QingCloud

2024-02-02 21:51:19

数据训练

2023-03-22 14:16:39

谷歌BardAI

2023-04-12 16:25:00

谷歌人工智能

2018-10-18 10:14:04

战略合作

2023-02-13 14:11:25

ChatGPT微软

2023-04-03 14:52:00

谷歌数学

2023-06-12 08:00:00

聊天机器人ChatGPT人工智能

2023-06-08 10:02:50

ChatGPTBardGoogle

2021-11-12 09:03:49

Windows 11操作系统微软
点赞
收藏

51CTO技术栈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