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商抢市场“操之过急”?

网络
5月21日,苏州蜗牛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正式放号,然而就在当晚,苏州蜗牛合作方中国联通紧急叫停了这项业务。一时间,关于“基础电信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之间利益博弈第一战”的争论因这家公司而起。

[[113527]]

  5月21日,苏州蜗牛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正式放号,然而就在当晚,苏州蜗牛合作方中国联通紧急叫停了这项业务。

  这几天一家原本默默无名的游戏公司火了。互联网刷屏,媒体跟进,一时间,关于“基础电信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之间利益博弈***战”的争论因这家公司而起。

  苏州蜗牛是目前为止游戏行业中唯一拿到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5月21日,苏州蜗牛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正式放号,承诺“半年内语音通话全免费,半年每月赠送500M全国流量,零月租,流量两年不清零”。

  然而就在当晚,苏州蜗牛合作方中国联通紧急叫停了这项业务。第二天中国联通发布简短公告称,根据中国联通与苏州蜗牛于2013年10月签署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合作协议》约定,苏州蜗牛业务正式开通日需双方书面确认。目前,中国联通未接到苏州蜗牛正式开通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申请,双方尚未确认业务正式开通日。中国联通将遵守合作协议的约定,继续稳步推进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进程。

  苏州蜗牛随后向用户致歉,承诺给已选号未发卡的用户退款,并额外补偿100元“歉意金”。

  为什么叫停?联通有资格叫停吗?

  中国联通相关负责人27日对记者表示,中国联通并没有接到苏州蜗牛正式开通移动业务的申请。“而且,开通前期的准备工作还未***完成,开通条件尚不具备,匆匆忙忙开通,网络也跟不上,损害的还是消费者的利益。”

  飞象网总裁项立刚认为,联通和蜗牛是两家各自独立、相互竞争的公司,同处于一个产业链上下游协作体系中。“蜗牛与联通签了合同,交了保证金,双方必须联动,相互协作。中国联通处于产业链的上游,手握商业合同,又有保证金制约,当蜗牛在双方还没有确认的情况下单方面行动,联通当然有资格叫停,事实上蜗牛也的确是一叫就停了。”

  《人民邮电报》主编王保平认为,基础运营商和以前没做过电信运营的虚拟运营商,对行业运作方式、规律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当事双方中,中国联通的特点是稳健,遵循行业规律,一板一眼地发展。苏州蜗牛则显然有“抢跑”之嫌,与合作伙伴沟通得不够好,双方还没谈妥,对接、测试工作还没完成,即使开通了,后续服务也难以保障。“蜗牛不能太急躁了,客服系统、资费系统等基础工作做扎实了再开通,才能走得更远,否则也容易损害自己的声誉。”

  蜗牛用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战扰乱市场?

  不管怎样,苏州蜗牛游戏一夜成名了,成了事件中***的赢家。苏州游戏蜗牛总裁石海27日在其认证微博上转发央视的时,“流汗”评论说:“还是做通信好,能经常上电视。”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从移动业务角度来看,苏州蜗牛这是在赔本赚吆喝。

  “按照苏州蜗牛公布的资费标准,这属于用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战扰乱市场,这样激烈的市场竞争手段,必然引来基础运营商的反弹。因为按照这个价格,电信企业根本无法正常运转,连维护网络和设备的资金都不够。”项立刚认为,苏州蜗牛应该在产业链共同体系中找到适合自己的结合点,随意打破合作伙伴的资费体系,把合作伙伴搞垮了,自己也不会有未来。

  王保平表示,苏州蜗牛也许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为了初期发展用户,所以用很优惠甚至贴本的价格和策略吸引用户。“仅靠语音和流量,基本上没有很大的赢利空间,而且前期计费系统、客服系统等的投入也很大,这样大幅度地降低资费甚至免费,不是长久之计。蜗牛其实可以通过捆绑基础业务,推广自己的手机游戏业务实现发展和赢利。”

  移动转售业务可以说是电信业向民营资本开放的破冰之举,工信部已分两批为19家企业发放了牌照。但目前看来,有些企业拿到了牌照却还没想好干什么。有的上市公司拿了牌照则是为了炒作,提高自己的股价。但同时,也有一些企业利用牌照,结合自己的优势资源,成功地增强了核心竞争力。

  如巴士在线,其核心业务是公交电子屏幕广告,有了虚拟运营牌照,就可以结合本身的商家资源,打通手机、WiFi,公交乘客都可以成为其用户,从而扩大影响力,增加商业价值,与基础运营商达成双赢。

  王保平认为,虚拟运营商在市场营销时博取眼球无可厚非,但要想走得远,就必须结合自己的优势业务,走差异化竞争的道路。

  用户权益如何保障?

  王保平认为,中国联通和苏州蜗牛双方都没有说要中断合作,只是说业务“暂停”,双方在充分沟通、确保网络能力之后,应该还会正式开通,所以被涉及的用户不必着急退卡。

  工信部部长苗圩在5月17日世界电信日期间曾表示,要对虚拟运营商实行宽进严管,加强市场运营监管,防止恶性竞争伤害用户利益。他同时告诫运营商也须对远期发展采取负责任的态度,不能互相否定、排斥,而应该努力争取合作共赢。“向民间资本开放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将进一步激发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活力和创新活力,为广大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服务。”

  工信部总工程师张峰强调,未来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监管的重点将主要在用户权益保护方面。一方面,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具体商业模式将会不断发展变化;另一方面,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引入了更多的电信业务经营主体,它们与用户间的电信资费、客户服务、个人信息保护、市场退出等问题将从不同程度加大监管工作量。“我们的监管政策也将在试点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进行完善。”

责任编辑:林琳 来源: 科技日报
相关推荐

2020-11-04 09:53:52

4G5G运营商

2012-01-05 15:22:01

思科

2021-08-12 09:59:55

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技术

2015-02-05 10:36:07

2023-06-14 11:06:35

OpenAIGPT-4

2014-02-19 11:16:52

虚拟运营商

2014-05-27 14:32:05

虚拟运营商 “叫停门”

2013-11-05 09:48:23

虚拟运营商牌照

2015-08-07 14:52:35

运营商

2013-12-25 09:10:16

WiFi预测企业

2013-05-22 09:33:15

2014-02-19 10:18:45

虚拟运营商

2014-02-20 10:46:18

虚拟运营商 资费

2014-06-23 10:15:18

虚拟运营商

2014-02-19 14:44:03

TracFone

2014-02-19 09:57:14

虚拟运营商

2018-10-08 13:41:01

运营商通信网络携号转网

2014-10-20 17:00:16

运营商4G虚拟运营商

2015-08-10 10:48:03

运营商

2014-01-16 15:24:06

虚拟运营商
点赞
收藏

51CTO技术栈公众号